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晓曼新闻博客资讯网

  • 首页
  • 国际
  • 蓝色布卡是执政时期强迫阿富汗妇女穿戴的服饰

蓝色布卡是执政时期强迫阿富汗妇女穿戴的服饰

发布:admin07-11分类: 国际

  2017年8月,特朗普一改多年来要求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立场,宣布美国将扩大在阿富汗的军事力量。阿富汗将继续这场无休止的战争,一场造成数万人死亡却无法确保阿富汗人民实现和平等任何目标的战争。

  如今看来,这场战争可能会越来越私有化。特朗普已表示有兴趣说服阿富汗政府为美国矿业公司开采该国尚未开发的价值1万亿美元的矿藏扫清障碍。很难想象还有比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掠夺当地石油更加肆无忌惮的持械抢劫方式。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17年8月,美国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向特朗普展示了一堆20世纪70年代阿富汗妇女身穿迷你裙的照片,试图说服特朗普维持美国在阿富汗长达16年的军事存在。

  阿富汗妇女的服饰已不是第一次被用来为战争进行辩护。早在2001年共和党人便拿布卡说事,蓝色布卡是执政时期强迫阿富汗妇女穿戴的服饰,共和党人视其为妇女受压迫的象征。与帝国主义相勾结的历史仍在持续,一些女权主义者开始集结号召美国使用和导弹,并视其为“解放”阿富汗妇女最大的希望。这种想法显然忽视了一个道理,对一个国家进行狂轰乱炸,杀害成千上万的平民,几乎无法开辟任何通向自由的道路。

  就像欧洲人将殖民主义作为“教化使命”(civilizing mission)那样,新一代殖民主义女权主义者搭上了“解放”阿富汗妇女这趟列车,却不考虑枪口下的解放到底会带来什么后果。

  美国入侵阿富汗十六年后仍在继续占领这个国家,阿富汗妇女的自由状况几乎没有改观。而美国粗暴的行事方式实际上令阿富汗很大一部分人口处于隔离状态,助长了叛乱活动,如今还同“伊斯兰国”搅在一起。尽管美国在阿富汗各地的行动都不乏“亮点”,但这些“亮点”往往是以美国占领当地和支持阿富汗腐败的中央政府为前提的。

  Then vs. Now. 网络上流传的阿富汗今昔对比图。讽刺的是,第二张图右下角还保留着PS痕迹。

  近年来,一些“图片故事”流传甚广,这些声称“揭示”阿富汗战前状况的文章展现了20世纪70年代喀布尔大学校园里男女身着时髦服装,游山玩水,和在街上快乐游荡的情形。

  1972年喀布尔街头身穿迷你裙的年轻姑娘(图片来源:Laurence Brun / RAPHO)

  这些文章通常都会描述20世纪六七十年代穆罕默德·查希尔·沙阿及其堂兄(1973年时任阿富汗首相、查希尔·沙阿国王的堂兄穆罕默德·达乌德汗趁国王在国外治病期间发动政变,成立阿富汗共和国——译者注)统治时期,以及1978年社会主义“四月革命”胜利后至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引发对新领导层的武装抵抗、美国支持阿富汗“圣战”分子发动对抗苏联军事行动前的这段时期内阿富汗妇女的繁荣景象。有时文章也会强调美国向阿富汗组织提供资金、专业技术和武器最终导致了和“基地”组织的产生,指出美国的干涉主义政策造成阿富汗自此陷入永无休止的暴力循环。

  对阿富汗人来说,这些文章是在未来前景被看好时铭记过去的重要方式。照片中的阿富汗似乎走上了一条通往现代性、世俗主义和发展的未来之路,但这条道路却被革命、战争、压迫和占领打断。如果不是因为外部干预、战争、民兵武装兴起、“胜利”等因素,这些照片原本可以用来考虑阿富汗另一种可能的未来和事态发展方向。

  现代阿富汗面临诸多问题,这些图片故事为许多阿富汗人提供了一种自豪感和希望,这并不让人感到奇怪。分享这些照片是让人们记住一段被经常遗忘的过去——战争将国家变得面目全非前的时代——的方式。对阿富汗人来说,这不仅仅是怀旧,而且让他们记住一点,今天的阿富汗仍然可以怀有梦想,正如过去的阿富汗能憧憬美好的未来一样。这是保持乐观和憧憬未来,只有这样,战争的痛苦才能消逝在遥远的过去。

  《阿富汗往事》一文的作者穆罕默德·卡尤米(1952年卡尤米出生于阿富汗喀布尔。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卡尤米在喀布尔生活。1975年在黎巴嫩贝鲁特美利坚大学获理学学士学位,1979年至1983年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先后获得核工程理学硕士学位、电气与计算机工程理学硕士学位、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和电气工程博士学位。2011年7月至2015年8月任美国圣何塞州立大学校长。2010年卡尤米曾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提供了一组20世纪60年代阿富汗的照片集,引发社会各界强烈反响。2015年卡尤米辞去圣何塞州立大学校长一职,回阿富汗担任阿富汗总统首席基础设施与技术顾问至今。——译者注)解释说:“记住阿富汗充满希望的过去只会使现在的苦难显得更加悲惨。但重要的是,要去了解针对开办教育的学校的无序状态、和暴力行为并非不可避免。我想要向今天阿富汗的年轻人展示当年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是如何生活的。”

  20世纪70年代的阿富汗妇女(图片来源:Zh. Angelov/Getty Images)

  对于更广泛的英语世界的公众而言,这些文章的重点往往既然不能简单归结为对更加美好未来的憧憬,也不能归结为怀旧或学习历史,尤其是在其他有关阿富汗话题的文章几乎无法发挥作用的情况下。为何非阿富汗人只在照片中出现穿迷你裙的阿富汗妇女时才想关心和了解阿富汗?

  这些文章强调的重点是,1980年以前,当时的阿富汗正在成为一个“西方化”的社会。有人甚至指出,如果美国不支持伊斯兰极端分子,阿富汗可能现在仍然是一个“西方化”的国家。这似乎印证了这些照片是如何为特朗普提供解释,实质上是建议他不应该放弃阿富汗,因为阿富汗人本质上可以再次变得“文明”。

  2014年英国《每日邮报》刊登了一组老照片,显示了1967年阿富汗女生去大学上课时的情景。《每日邮报》称,西方世界任何地方都可能会使用这类照片。(图片来源:Daily Mail)

  这些照片的目的在于通过展示阿富汗的过去,将迷你裙与“妇女自由”等同起来。那些通过女性穿着的暴露程度来衡量妇女自由的人,本质上采用的也是这一标准。

  相反,从社会、政治和经济权利的角度如识字率、获得医疗的机会等来界定妇女自由,都不及通过穿着暴露程度的多少来定义“自由”来得简单。一张照片便可以决定妇女自由或不自由。

  问题不在于这些照片不准确。过去一些阿富汗人确实过着照片中的生活,但这些人只是很一小部分人口,其中包括受到阿富汗某国王(指查希尔·沙阿国王——译者注)支持和庇护的喀布尔中产阶级。当时喀布尔的繁荣景象只是该国王制造的泡沫经济的假象,阿富汗其他地区仍处于极度贫困状态,这也是1973年政变和1978年“四月革命”爆发的部分原因。

  1964年5月25日,坐在喀布尔街上红绿灯前的阿富汗男女。(照片来源:Henry Burroughs / AP)

  1979年,阿富汗告别了“黄金时代”,当时阿富汗人口识字率只有18%,平均寿命才40多岁,这意味着一半的阿富汗人活不到40岁。

  普通阿富汗人当然不穿迷你裙,不去喀布尔大学,也不会穿着时髦衣服、开着进口车去山上度假。这些照片显示的是20世纪70年代喀布尔一个非常小的城市精英和中产阶级,反映的并不是当时大多数阿富汗人的生活状况。

  1972年喀布尔主要街道的景象,图中的妇女穿着布卡(图片来源:Afghan Forums)

  1962年喀布尔医学院一名女教师(右)使用人体石膏模型在指导两名女生。(图片来源:AFP / Getty Images)

  这些声称代表20世纪70年代阿富汗人生活的照片极具误导性,照片的广泛传播使得人们误以为阿富汗妇女只有摘下头巾时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不穿戴布卡的阿富汗妇女才是自由和一切正常的。

  当时在这些精英阶层之外的阿富汗社会,穿戴头巾和面纱的现象非常普遍,但这些文章对此几乎只字未提,同样也不提及2001年以来许多戴着头巾和面纱的阿富汗女孩有机会进入大学学习和获得就业机会。

  1978年前的阿富汗总体上是一个贫困的国家,此后苏联的入侵和美国对“圣战”分子的支持给阿富汗妇女带来了暴力和一系列消极后果。这些文章不仅对过去的事实作简单化处理,而且呈现出这样一种叙事,即曾经的阿富汗社会不要求戴头巾,今天的阿富汗可以(也应该)回到当时的状态。

  2014年阿富汗妇女参加本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哈比巴·萨罗比(Habiba Sarobi)的集会。(Adam Ferguson / New York Times)

  这种叙事方式不仅具有误导性,同时极具危险性。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已被用来使特朗普相信这场无休止的战争具有正当性。这种叙事方式表明,阿富汗社会中普遍存在的绝望根源不在于腐败蔓延、经济机会匮乏、建筑和自然环境大面积被毁,以及导致成千上外无辜平民死亡的无人机战争,或者其他与3500万阿富汗人生计息息相关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现实,而是在于阿富汗没有迷你裙,一种无法让喀布尔街道增色的现实。

  没有人质问为何美国在这十六年间没有建设甚至重建照片背景中的那些街道。通过再次讨论阿富汗妇女的着装问题,对于阿富汗面临的种种问题的质疑被忽略,于是讨论重新回到了关于伊斯兰教与世俗现代性关系简单的二分法模式。

  欧洲右翼网站和Twitter上广为流传的一幅图片,称阿富汗和伊朗的“伊斯兰化”最终会降临到欧洲地区。(图片来源:Twitter)

  值得注意的是,怀旧的武器化并不局限于阿富汗,而是对于整个地区国家都很普遍。

  那些关于伊朗在伊斯兰革命前后的照片,也经常被用来描绘一个妇女可以自由穿迷你裙的时代——一种广义上的“自由”。同样在伊朗,这些图片往往对伊朗社会持一种极度扭曲和有限的看法。1979年,伊朗妇女的大学入学率只有1%——今天这一比例已上升到55%——虽然德黑兰等大城市也有酒吧和俱乐部,但当时大部分伊朗妇女生活在农村,不穿迷你裙,也不会定期去歌舞厅。

  1960年伊拉克沙漠地区骑骆驼的男孩和妇女(图片来源:Iraq Pictures)

  伊拉克也是如此。那些广为流传的关于20世纪70年代伊拉克的照片,试图展现一个在萨达姆上台执政、国际社会实施制裁和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的时代。照片中的巴格达妇女穿着迷你裙,但这些照片几乎没有涉及当时更广泛的现实是大多数伊拉克人居住在农村地区,同样也不会谈及当时复兴党统治下的国家实行严厉的压制政策。

  这些图文集并不关心各种统计数据或复杂的细节,很少提供有关教育、就业或其他方面的统计数据。文章的目的就是要提供一种视觉冲击——迷你裙和自由行走的状态。由此,我们看到的是一种简化至过去女性裙子长度的历史,而不是大多数妇女或男人实际的生活场景或社会状况。

  那么,在20世纪70年代,这些国家的妇女是否比现在更加“自由”呢?答案当然取决于对“自由”的衡量尺度。穿不穿迷你裙并不能证明一个国家的妇女是否存在自由和文明,但这种标准被用来说服特朗普继续占领阿富汗,恰恰揭示了将自由等同于妇女穿着的轻率标准和怀旧的武器化背后,存在持续的危险性。

  这种怀旧之所以危险,是因为它抹除了过去存在的、非常真实的物质和社会不平等现象,这才是今天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这些图文并茂的文章往往呈现出对过去历史的误解,认为精英历史好像代表了整个国家,模糊了大多数人对过去记忆中的现实,以一套将自由等同于服饰的话语取而代之。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