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新,快,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卫晓曼新闻博客资讯网

巴空军护航习主席专机全程实录

发布:admin07-11分类: 军事

  近日,巴基斯坦空军发布了为习主席访巴专机护航的全程视频,记录了从任务部署到低空通场致意习主席的全过程。而护航所用战机正是中国和巴基斯坦联合研制的JF-17“枭龙”轻型战斗机。

  枭龙战机,原计划名超七,中国对外称之为FC-1,巴基斯坦称之为JF-17雷电(Joint Fighter),是中国成都飞机公司与巴基斯坦航空综合企业合作研制的单座单发轻型多用途战机,有超视距作战能力,具备第四代战机标准作战能力。2003年8月首飞。2007年开始交付巴基斯坦空军。枭龙战机是世界上首款使用DSI进气道的现役战斗机。

  枭龙战机二十余年的风雨历程,不仅是让国人看到中国如何掌握了先进战机技术,更从另一面反映了中国对外军售走过了一条怎样的道路。枭龙战机在这方面可谓居功至伟。

  第三次印巴战争中,巴基斯坦空军的中国制歼6型飞机在挂载“响尾蛇”导弹后,表现上佳,击落过印度空军的苏7战机。战争的最后结果虽然是印度成功地肢解了巴基斯坦,但在空战中印度并未讨到多少便宜。然而不能回避的事实是巴基斯坦空军装备较差,已经与印度形成了代差,印度空军的米格21给巴基斯坦空军带来了强大的压力。巴基斯坦空军经历战争洗礼,充分认识了现代空战理念,迫切需要一种比歼6更优秀的战机,具有多用途作战能力,并分担部分防空任务。歼-6在巴基斯坦空军服役56年,直到2002年才结束战斗生涯。图为巴基斯坦空军装备的涂有中巴两国国旗的歼6战斗机。

  1983年,航空工业部当时计划决定以歼7为基础引进英国的航空电子火控设备,为空军改装100架歼7IIA,但各种原因下这个计划半途搁浅,后改为将马可尼提供的航电设备装在新的歼7M上用于出口。歼7M于1983年8月31日首飞成功,而同期,第三次印巴战争表现良好的巴基斯坦军方来中国寻求便宜可用的轻型战机替代歼6,并与F-16组成高低搭配。图为歼7IIA型战机。

  1983年巴基斯坦空军第一副参谋长贾玛尔中将专门来看歼七M,并派人进行试飞。图为歼7M型战机。

  1984年,中国专门派出一架歼7IIA(即已经改装马可尼航电设备的歼7,可看做是歼7M的原型),和一架歼7M转场到巴基斯坦,进行实弹打靶和演示。在前后三个月的时间里,共组织20个飞行日,由巴方飞行了多种武器的空对空、空对地实弹打靶,进行了与歼6、强5、幻影和F-16的模拟对抗。后巴方下单订购首批20架歼7M,巴方根据实际使用中出现的问题再次提出24项改进需求,包括改短驾驶杆,换装美制敌我识别系统,英制弹射座椅等,这批出口型定名为歼7MP。图为1988年末巴基斯坦的歼7MP战机。

  考察之后巴基斯坦提出以歼7M的机体做基础,进一步改装使之能够达到与F-16高低搭配抗衡印度空军米格29的水平。中方根据巴方的技术要求,推出了一个改进方案称为歼7CP,C是指中国,P是巴基斯坦,巴基斯坦随后在1985年提出了计划购买大约150架歼-7M飞机进一步改进型的“佩刀”II项目国际招标,中方的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则以歼-7CP方案参与投标。结果多次考察后巴方最终决定由成都飞机公司和美国格鲁门飞机公司共同合作来进行“佩刀”II项目的可行性技术研究,并确定以歼-7CP方案为基础进行改进。图为成飞针对“佩刀”II项目所提交的设计方案。

  歼7CP针对佩刀II(SabreII)计划的中标方案中除了将机头进气改为两侧进气之外,主要包括了三个改进项目,分别是发动机、机内燃油量和雷达,发动机要求使用美制F404-100型,机内燃油量增加1000-1500升(为此宁可取消一门航炮),安装具备下视下射功能的雷达(拟使用F-20装备的AGP-67型)。中方根据巴方要求改进歼七的要求,要求使用歼7M的机体,美制武器和电子设备以及航发进行改装,全面提高歼7M的作战能力,改装涉及四大方面,除了歼7CP方案中已经涉及的发动机、机内燃油量和雷达之外,又增加了机体延寿,要求将歼7M的机体寿命增加到4000小时,原因是发现歼7M总寿命及返修期都太短,与将要采用的F-404发动机严重不匹配。图为歼7CP战机。

  歼7CP方案从1985年开始设想,到1987年10月完成了气动模型吹飞和打样设计工作,制造了比例为1:1的全金属样机用于飞机各结构和系统的协调,成都飞机公司和格鲁门公司也合作完成了项目可行性分析。但后来巴基斯坦空军对歼7CP改进方案经过研究评审后认为歼7CP方案的机动性仍然无法抗衡其主要对手印度所装备的米格-29战斗机,并且近三亿美元的研制费用也令巴方难以承受,于是巴基斯坦国防部于1987年底决定终止了“佩刀”II项目方案,改为向中国购买歼7P,随后歼7CP的研制工作也随之终止。图为J-7CP模型。

  巴基斯坦最终放弃了佩刀II,美国转而建议由中国、美国、新加坡三方一起在佩刀II的基础上发展超7(super7)轻型战机。在这个项目中新加坡处境相当微妙,态度也十分模糊,最终并未参与。成都飞机工业公司和格鲁门飞机公司又决定在歼7CP方案可行性分析研究工作的成果上,合作开发一种性能更好的轻型战斗机参与世界军机贸易市场的竞争。由于新研制的飞机是在歼7飞机基础上进行改进的,但其作战性能却要超出很多,因此称之为“超7”方案。图为超7轻型战斗机的进化图。

  格鲁曼当时对超7翼型提出的建议草稿。图为美国格鲁曼提出修改机翼的设计图。

  “超7”计划与歼-8II“和平典范”计划是八十年代中美军事技术合作的两个最重要的项目,对国内飞机设计水平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1989年之后美国对中国全面禁运,歼8II和平珍珠和超7项目一期被高高挂起。图为和平典范计划中运到美国进行改装的歼8II,1989年后在仓库里蒙尘。图为和平典范计划中运到美国进行改装的中国歼8II战机。

  1991年,巴基斯坦拒绝终止发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触发美国对巴武器禁运,已付款的28架F-16被扣留,巴基斯坦为弥补空军力量上的不足,再次向中国采购113架歼7M的改型,使用了部分巴军惯用的西方设备,比如弹射座椅等,并且单独命名为歼7P。图为参加军事演习的歼7P战机。

  1991年,巴基斯坦拒绝终止发展弹道导弹和核武器,触发美国对巴武器禁运,已付款的28架F-16被扣留,巴基斯坦为弥补空军力量上的不足,再次向中国采购113架歼7M的改型,使用了部分巴军惯用的西方设备,比如弹射座椅等,并且单独命名为歼7P。图为巴基斯坦被扣留的F-16战机。

  中国独自继续超7项目,93年中航技开始向俄英意三国寻求采购航电设备,同年2月再次向巴基斯坦建议加入超7项目,巴方同意承担一半的研究资金,并希望单价不超过1000万美元。同年5月,米高扬同意出售带来米格29所用RD-33的单发型号RD-93发动机和一套未投产的轻型战斗机设计方案,8月超7计划正式立项开始加速研发。图为巴基斯坦最初打算选用意大利格利弗火控雷达。

  中国独自继续超7项目,93年中航技开始向俄英意三国寻求采购航电设备,同年2月再次向巴基斯坦建议加入超7项目,巴方同意承担一半的研究资金,并希望单价不超过1000万美元。同年5月,米高扬同意出售带来米格29所用RD-33的单发型号RD-93发动机和一套未投产的轻型战斗机设计方案,8月超7计划正式立项开始加速研发。图为超7决定采用米格29的RD-33发动机。

  1999年6月28日,巴基斯坦和中国终于签署了《中国、巴基斯坦合作研制超7/FC-1飞机合同》,此后,中国方面将飞机的称呼统一改为FC-1,即“出口战斗机项目1号”。1999年9月,中巴与克里莫夫设计局和切尼舍夫机器厂签订了RD-93的改进协议,并提出90台左右的意向订货。2002年7月,首批3台发动机交付成都飞机公司,其中1台用于地面测试。10月,超7战斗机完成了01号飞机的全部图纸设计,并举行了交付仪式,几乎开始进入量产状态。图为组装中的枭龙01号机。

  2003年,超7的原型机在1月底就已总装完毕,开始进入地面测试。3月,飞机进行了高速滑行试验。8月25日,超7战斗机实现首飞:带着黄色防锈漆的飞机在空中飞行了15分钟,最大高度达到3000米,最大飞行速度达到500公里/时。按照世界流行的首飞方式,飞机没有收起落架;而且由于是出口型号,中国首次邀请新闻媒体参加新型战斗机的首飞,正式宣布FC-1战斗机项目,并将其命名为“枭龙”。图为2003年首飞的枭龙01号机。

  2003年9月30日,巴基斯坦国防部部长伊克巴尔、空军司令萨达特和总参谋长艾哈迈德联袂前往成都,这里为他们举行了一个正式的首飞仪式。飞机采用巴基斯坦惯用的蓝灰色涂装,并漆上了巴基斯坦空军标志,在飞机尾部按照巴基斯坦对飞机的命名,涂上了“JF-17”字样。这是空军刚刚为该机赋予的正式编号,17的编号标志着该机将是F-16以后的战斗机,寓意不言而喻。图为枭龙首飞仪式前,中巴双方人员拍照留影。

  2005年3月,经过最后修改的04号机设计完成,图纸分发到生产线,开始生产,这比最初的预计晚了9个月。2006年4月28日,04号全状态飞机终于首飞,这标志着JF-17项目开发接近尾声。

  04号机与以往的原型机相比,有了较多的改进,一般认为这是在新形势下巴基斯坦希望FC-1的性能能够再提高一些,以满足更新更高的作战需求。此时比原定进度落后了1年多,采用了大边条、DSI进气道和“玻璃座舱”。

  座舱显示器采用一平三下布局,下显的形状和尺寸非常类似F-16C,最大限度的取消了传统仪表。平显似乎也和以前两架原型机不同。图为“枭龙”航电结构示意图。

  04号机上真正采用的是最新设计出来的全玻璃座舱:3个巨大的彩色有源LCD多功能显示器占据了整个仪表盘,没有一个以前看到过的仪表,整个座舱布局完全依赖于先进的MMC任务管理计算机。目前,仅有少量第三代战斗机的最新现代化改进型号才采用了面积如此之大的显示器,JF-17仪表台的显示面积甚至大于美国最新、最先进的F-35战斗机。有了这种高自动化的座舱设计,飞行员可以自行调整显示设置,将最需要用的放在自己最习惯的位置;大显示器也带来字体和符号显示的变大,更易于飞行员快速浏览。图为2007年3月12日巴基斯坦空军上将参谋总长艾哈迈德参观过枭龙04座舱之后做出V的手势。

  2006年2月,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访华,期间前往成飞视察了“枭龙”04号原型机。同年11月双方签订协议。图为2006年11月枭龙合同签订仪式的现场照片。

  2007年初,俄罗斯已正式允许中国向巴基斯坦再出口俄制飞机发动机,解决了150架枭龙出口巴基斯坦的最后障碍。2007年3月12日首架枭龙通过俄罗斯安124运输机运抵巴基斯坦。图为俄罗斯安124运输机装载首架枭龙战机的现场。

  2007年3月12日枭龙战机抵达巴基斯坦后,参谋总长艾哈迈德立即登上枭龙座舱亲身体验该机。图为巴基斯坦空军上将参谋总长艾哈迈德在交付仪式上检查枭龙座舱的现场照片。

  2008年1月22日,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举行仪式,正式开始组装JF-17战机,首年将组装8架,并在2011年前达到年产25架。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TanvirMahmoodAhmed上将在仪式上表示,巴基斯坦空军首阶段将采购150架JF-17,并在2010年之前在国内生产战机上60%的机身部件和80%的电子设备。图为巴基斯坦航空联合体举行的枭龙战机在巴组装仪式现场。

  在巴基斯坦举行了枭龙战机组装仪式后,中国即派出工程师在巴基斯坦指导工人进行战机的组装。图为中国工程师现场指导巴基斯坦组装中的枭龙。

  2009年11月23日,第一架巴基斯坦自产枭龙战机交付巴基斯坦空军。这标志着巴基斯坦具备了枭龙战机的组装自产能力。图为第一架巴基斯坦自产枭龙战机交付仪式,巴基斯坦总理亲临现场并发表讲话。

  在枭龙战机成功装备巴基斯坦空军后,巴基斯坦立刻开始了国际市场上的谋划。图为2010年7月19日,两架巴基斯坦空军的枭龙战机参加英国范保罗国际航展,首次公开亮相。

  2011年11月14日巴基斯坦空军的一架枭龙战机在训练时由于技术故障发生坠毁,飞行员在事故中丧生。这是首架坠毁的“枭龙”战机。图为2011年11月14日枭龙战机坠毁后留下的残骸。

  2010年巴基斯坦空军首次派枭龙战机来华参加当年第八届珠海航展,巴基斯坦空军飞行员在面对记者的采访时表示枭龙战机具有良好的飞行性能。图为2010年11月17日,第八届珠海航展第二天,巴基斯坦飞行员枭龙战机进行飞行表演。

  2012年11月9日,巴基斯坦再度派遣3架枭龙战机来到珠海航展,并将在航展期间进行飞行表演。图为2012年11月9日到达珠海的3架枭龙战机,它们分别来自巴基斯坦空军的黑蜘蛛中队和黑豹中队。

  中巴合作研制FC-1/JF-17枭龙项目,并无意将其打造成为一种集中国最尖端航空技术之大成的战斗机,而是提供一种维护性优良,具有可靠超视距作战能力、近距格斗能力、多用途能力的中小国家负担得起的战斗机。在航空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即使是这样的轻型战斗机,背后也是隐藏着庞大完善的工业体系和作战体系,能够具有这样实力的国家寥寥无几。FC-1/JF-17枭龙更为隐晦的涵义在于,中国有能力同时发展多种三代机和四代机,FC-1/JF-17不过是水到渠成,中国航空工业进步和国防建设进步的冰山一角。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